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刊擷英>精品文章

寄予冰心

發布時間:2022-04-24     來源:《濟南民進》2021年第1、2期

放大

縮小

似曾相識的冰心同志:

  是不是很熟悉的問候語?您在《寄小讀者》的第一篇里面用的就是“似曾相識的小朋友們”,與您,我真的是很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其實,這不是我第一次給您回信,因為在上中學的時候,老師便曾布置我們給《寄小讀者》的作者寫一封回信,只是這一次我更用心且有心。在醞釀給您寫信的這段時間里,我又一次把《寄小讀者》、《再寄小讀者》、《三寄小讀者》讀了一遍,莫不曾想,讀著讀著越發喜歡上您的清麗文筆,喜歡上您的率真性情,于是吸引著我繼續把您所有的作品,都認真拜讀了一遍。從《分》里的嬰兒到《伏櫪雜記》里的“副教授”,從率真潑辣的《冬兒姑娘》到表面冰冷的《超人》,從深藍的天空里的《繁星》到不曾留下影兒的《春水》。掩拂上您的文集,仰視您的音容笑貌,您看,我是否還有資格忝列的您的“小讀者”?但您的小讀者太多了,包括給您回信的,他們大多稱您冰心奶奶,而我卻稱您同志,是不是有些詫異?

  如何稱謂您?頗讓我思度許久。

  奶奶?這是最多也是最親的,而且每每稱您奶奶的時候,我總是想起我的奶奶,她和您真的有幾分相像,高隆的顴骨襯得面頰略有些凹陷,慈祥的目光讓我不忍直視。不!不行!我不能叫您奶奶,我每次讀您的文字,感受到的都是天真爛漫的童心、文藝少女的空靈、初為人母的愛憐,我希冀,我祈禱您永遠年輕的活在我心里,像一個可以傾訴的閨蜜一樣的。而不是每一次想起就淚水止不住的奶奶……

  女士?怕也不妥,畢竟您曾經以“男士”未筆名發表過《關于女人》的文集,而且以現在流行的說法,您應該是我的“女神”,只是恐怕您更難以接受。

  先生?這倒是較為恰當的尊稱,畢竟您著作等身、桃李天下,更是中國文壇的革命先驅和巨匠,但以您在《寄小讀者》中開明宗義的“為著要保守這一點天真直到我轉入另一世界時為止,我懇切的希望你們幫助我,提攜我,我自己也要永遠勉勵著,做你們的一個最熱情最忠實的朋友!”想必您會覺得我太過“生分”。

  就在2020年,您誕辰120周年之際,我光榮的加入了中國民主促進會,您曾是中國民主促進會德高望重的領導人,而我是中國民主促進會里最幼稚的新兵,所以,還是稱您同志吧?這樣顯得我離您更近,眼睛的視線也更平等,既避免了叫您奶奶的共情與回憶,也避免了其他稱呼的疏遠和高山仰止。還有著一個理由,您有一次路過山東,您說您感覺山東就是您的故鄉,特別的親,而我,是一個山東人。

  絮叨了半天,只說了一個稱謂。本來想仿寫您的“冰心體”,卻是真的邯鄲學步讓您笑話了。還記得小時候是從您的文章里知道了西西里島、知道了尼羅河,更知道了祖國的大好山河?,F在,我也得向您報喜,您長眠二十年來,中國真的像您所說又一次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一個,就是您沒能親眼見證澳門回歸,現在的香港澳門已經讓一條55公里長的“港珠澳大橋”串聯起來了,一橋連三地,闊海變坦途。

  我懂的,您最關心教育,您八十高齡時還曾經寫過一篇戲謔小說《萬般皆上品》,呼吁提高教師待遇,現在我們國家每年有八百萬高校畢業生,比您那會增長了十倍還多呢!想想有那么多青年才俊從一所又一所大學里生生不息的走出來,您心里肯定特高興吧?

  還記得您特別喜歡游覽,現在的祖國已經擁有了世界上最大的高鐵網,我們自己生產的“復興號”高鐵列車可以御地飛行。還有!還有!我們國家發射了載人飛船,中國人第一次真正飛上了月亮,還建立了我們自己的空間站,就在前不久,天問一號探測器帶著一個名叫祝融的火星車登臨了遙遠的火星,"蛟龍號"載人深潛器下潛到了地球的“傷口”——馬里亞納海溝,打破了世界紀錄,我猜,您聽到這些肯定會吟出一句詩來“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

  和您那時候比,現在的中國人已經很少寫信了,因為我們都用上了手機,在強大的5G網絡下, 隨時隨地就可以和幾千公里外的親人視頻通話,呵!如果您能健在就好了,您可以直接和您的小讀者面對面交流了。

  您曾說:

  青年人,珍重的描寫罷,時間正翻著書頁,請你著筆!

  催使我跟您寫信的一個主要原因,恰是您的這番鼓勵,我喜歡寫作,我也從事著和您一樣對孩子們給予關注的工作。我是一名心理咨詢師,長期從事著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工作,包括對未成年犯進行心理篩查和疏導,對一些遭受校園霸凌的孩子心理撫慰。和您熱愛您的寫作一樣,我熱愛著這份工作。只是??!現在的孩子們每天看的聽的和感受到的,和您那會兒完全不同了,他們不再肯靜下來細細的品讀您的《寄小讀者》,他們喜歡打電子游戲,就是一種可以通過網絡或者電腦進行的虛擬的游戲,緊張刺激甚至充斥著血腥暴力,他們喜歡看動漫,他們不再滿足于兩點一線的上學—回家,他們的心智比我那會兒要成熟和復雜的多。有時候我會感覺到疲于應付,曾經在看守所面見過一個故意重傷同學的孩子——“小爺明天十四了,今天再不犯個罪就虧了!”曾經與一個八歲年齡六年網齡的男孩對話——“別用心理的幌子騙我戒網癮!我只是玩玩而已,我喜歡里面的成就感!”最讓我詫異的是一個女孩子對我說出了這樣一段頗有哲理的話——“大人的世界我們不懂,但我們的世界你們也不懂”——每每讓我沉默不語或者無言以對。

  很抱歉不該跟您說這些不開心的事,讓您對祖國的花朵產生了些許擔憂。但轉念一想,您不也是用您那獨特的秀麗筆觸寫過很多很多鋒芒畢露的文章,揭露過舊社會的惡與丑。寫到這,我突然覺得,時間的跑道里,我仿佛接過了您的棒,沿著您的方向繼續揮汗如雨,只是沒您那樣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人生百年,感謝中國民主促進會,讓我可以如此近距離的追隨著您的腳步,亦步亦趨。我是一名中國民主促進會的新會員,我知道我有了新的擔子,我要把那些誤入歧途、心理扭曲的孩子們帶回來。于是,我開始像您一樣寫心理專欄,開始拿出更多時間與孩子們面對面交流,開始籌劃建設心理健康門診,開始整合技術力量研發更科學更高效的心理應用和科技設備,開始整合社會資源更多的關注到孩子們的心理健康,或許我們真的不知道孩子的內心世界,但我要像您手中的“小桔燈”那樣照亮前路,照亮希望。

  冰心同志,給您的信,我會堅持寫下去,會向您匯報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各項成就,會向您匯報新時代中國的發展和強大,更會向您匯報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事業的嶄新篇章。

  多希望您能在天堂里給我一個微笑??!

  順致夏祺!

  您的新兵:郝敏希

  2021年5月24日于泉城濟南

作者:郝敏希     責任編輯:代俊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lo-mus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沈浪与苏若雪最新章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