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會史鉤沉

實業報國艱苦創業 肝膽相照持行正途

——廣州民進成立初期的主要領導人陳秋安

發布時間:2022-04-26     來源:民進廣州市委會

放大

縮小

   

  陳秋安(1889—1969),曾用名陳佩藍,廣東南海九江人。1910年赴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攻讀政治經濟學專業,1915年取得學士學位后回國,先后從事鎢砂出口貿易、開辦化工廠。民國時期曾任廣州嶺南大學董事(后任教授)兼博濟醫院董事、廣東省建設廳主任秘書、財政部貿易委員會駐廣西辦事處主任、廣西省財政廳主任秘書兼廣西貿易處副總經理、駐香港辦事處經理;1948年任民進港九分會常務理事、召集人;1949年后先后擔任民進華南分會理事會常務理事、民進廣州市分會籌委會主委、民進廣州市委員會副主委等職;曾任第二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二屆全國工商聯執委、第三屆民進中央理事、第四屆民進中央委員、第五屆民進中央常委、廣州市政協副主席、廣州市副市長、廣州市人民委員、廣東省工商聯副主委、廣州市工商聯主委等職。1969年因病逝世。

  百年“利濟軒”,曾是廣州民進“大本營”

  位于廣州荔灣區的“十三行”,老街兩旁的傳統民居鱗次櫛比,如今雖難拾舊日“一口通商”的繁囂,但那熙熙攘攘的人流,堆積如山的貨物,夾雜著川流不息的手推車發出的聲音,仿佛述說著曾經的輝煌——這里是廣州著名的服裝批發市場。在市場正中央路段豆欄上街12號的門牌上,兩條羅馬柱頂著一面看似空白無物的灰白色水刷石,上面保存著雖然已被刮平、卻仍清晰可見的“利濟軒”三個魏碑體大字,似乎隱約道出自己的前世今生。

  原來,這棟外立面和建筑結構保持相對完好的三層小樓,就是廣州民進成立初期的主要領導人陳秋安之父、陳伯貴創辦于1900年的利濟軒西藥廠,目前已經被廣州市政府列為傳統歷史風貌建筑保護目錄。這座幾乎與陳秋安同齡的歷史建筑,不僅是廣州最早由華人開辦的西藥房之一,同時也是廣州民進成立初期的主要辦公和活動場所。據檔案記載,自1949年2月至1950年9月,民進港九分會、民進華南分會、民進廣州市分會籌委會的多次重要會議都是在利濟軒二樓召開的。這座古樸典雅的老建筑見證了廣州民進傳承民進港九分會愛國民主和團結斗爭精神、迎接廣州解放、致力建設新廣州的發展歷程。1953年,為尋求進一步發展,利濟軒相繼與梁培基藥廠、何家奄成藥社等合并,組成新聯藥廠。1956年陳秋安等人響應政府號召,實行公私合營,新聯藥廠改名為“廣州明興制藥廠”。發展至今,廣州白云山明興制藥有限公司是廣州國企廣藥集團屬下重要企業,全國500家最大醫藥工業企業之一,擁有廣東省高新技術企業、廣州市優秀企業等稱號,中華老字號“明興”商標是廣東省著名商標。

  寄望“好人政治”,結果心灰意冷

  陳秋安四歲進私塾,不久考入九江小學,后就讀私立廣州嶺南大學附屬中學,四年后因抗議美籍教員虐待同學而參加罷課學潮退學。1910年21歲的陳秋安自費赴美密西根州立大學攻讀政治經濟學,與第二期庚子賠款公費留美學生胡繼賢(廣東番禺人)為同學,從此兩人人生軌跡多次重合,結下了長達半個世紀的友誼。陳秋安的前半生中政、商、醫、學各界均有所涉足,人生角色可謂變換匆匆,但在心底里,始終深藏著一個夢:希望能在“好人政治”的政治體制下,通過發展民族經濟,振興祖國。

  鎢礦出口對抗買辦資本。陳秋安1915年學成回國,先是在香港英華書院教書,隨即應時任香港廣利洋行總經理的胡繼賢之邀任香港廣利洋行副總經理、江西南安廣鉅行董事長等職,從事鎢礦出口的經營,業務范圍主要是在國內收集鎢礦直接運銷歐美各國,業務持續十年之久,在歐美等國有多家分公司,后因不堪外國商行操縱,聯合國內同仁于上海組建“合群”公司,意圖統一國內鎢礦之運銷以對抗外國買辦資本。后來在官僚買辦資本的打壓下,“合群”沒有如期產生“合力”,以失敗告終。

  輾轉多地任公職,寄望“好人政治”。1928年,由時任粵漢鐵路管理局局長的胡繼賢介紹,陳秋安供職國民政府鐵道部購科委員會常務委員;半年后,因不滿官長親信欺壓而辭職。1931年胡繼賢任廣東省建設廳廳長,陳秋安則擔任建設廳主任秘書;1933年在官場失意的陳秋安到私立廣州嶺南大學擔任董事兼博濟醫院董事;1934年后陳秋安經胡繼賢引薦赴廣西,先后任省財政廳主任秘書、廣西省政府顧問兼經濟委員會總務組長、廣西貿易處駐香港經理、廣西貿易處副總經理等職;1938年陳秋安任國民政府財政部貿易委員會駐廣西辦事處主任,負責由廣西經海防至越南出口的國際運輸及收購廣西桐油。在廣西供職的這段時間里,他目睹國民政府腐敗無能,公職人員貪墨狼藉、生活放縱,不禁大失所望。由于厭惡官僚體制的污濁敗壞,遂憤然辭職。

  堅辭“善后救濟總署”的任職邀請。陳秋安輾轉多地所寄予厚望的“好人政治”大夢初醒,但救國圖存的希望在哪里?他一度陷入彷徨。辭職后,陳秋安一度寄居香港。香港淪陷一個月后,陳秋安舉家經廣州避難于廣西梧州(此間曾開設“梧州同德行”,聊以養家糊口)。期間,美國主導的、旨在為戰爭災難地區實施救濟的“聯合國善后救濟總署”,因仰慕其豐富的從政、從商經歷,曾多次邀請陳秋安前去任職。但考慮到,國民政府與其對應的機構在物資分配上歧視中國共產黨控制的解放區人民(國統區98%,解放區2%)、把善后救濟工作政治化,加之看透了官場公職人員的貪婪和腐敗,心灰意冷的陳秋安堅決拒絕了任職邀請。

  創辦“其安化學工業社”,圓夢人工冰片

  冰片,又名龍腦,近代開始作為中藥材除了用于醫藥,還應用于化妝品及日用品中。天然冰片由一種樟樹(“龍腦樟”)提煉而成,原產于南洋諸島,由于產量極少、價格昂貴且全賴進口,人們一直在探索用人工合成的方法來生產替代品,但直到20世紀40年代中期,都未能實現。

  1947年,陳秋安、區其偉(原嶺南大學、中山大學教授,與胡繼賢同為第二批庚子賠款留美學生,1948年在香港加入民進)取二人名字中各一字,在香港九龍荃灣成立了“其安化學工業社”。建社初期,只有工程師兩名、工人兩名,是一間十分簡陋的作坊式的小手工場。設備有兩個20升的反應瓶和一個改裝的53加侖沉淀桶,此外還有干燥盆、磨碎機等,用于生產鹽基品紅。陳秋安、區其偉等人為研制人工合成冰片,與技術人員張孝杰合作,幾經曲折、反復試驗攻堅,于1948年年底終于研制成功并生產出第一批人工合成冰片。因其潔白晶瑩,商標命名為“白雪”牌冰片。其安化學工業社,成為當時國內首家以人工合成方法生產冰片的廠家,陳秋安等人終于實現了中華民族數千年的夙愿。新中國剛剛成立時,百廢待興,化學工業更是一窮二白。由于生產合成冰片的主要原材料松節油產地分布在華南地區,陳秋安將其安化學工業社的主要設備遷來廣州。廠址設在與“利濟軒”不遠處的叢桂路新街3—27號被日寇毀壞嚴重的叢桂小學舊址內,占地約500平方米,工廠更名為“私營其安化工廠”并于1950年投產,年產合成冰片約30噸,鹽基品紅60噸,成為新中國成立后大陸第一家生產合成冰片的廠家。1956年,陳秋安率先響應公私合營的號召,合并新大、立基、鮮明、艾素、蘇均陶等化工社成立了“公私合營其安化工廠”。該廠很快成為國內最早一家能同時按中國、美國、日本等國家藥典和歐洲藥典標準生產醫藥級合成冰片、樟腦的廠家。

  1958年,由于帝國主義對新中國實行經濟封鎖,使過去一直依靠進口、合成冰片的主要輔助原料草酸面臨斷貨,嚴重影響了合成冰片的正常生產。在陳秋安的帶領下,工廠通過科技攻關,成功地掌握草酸生產工藝并投產,完全實現了合成冰片生產國產化,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外匯支出。

  隨著冰片在醫藥、化妝、日用品中被廣泛應用,國內需求日益增多,出口量逐年擴大。1966年底,廣州市政府決定支持其安化工廠擴大生產,工廠隨之遷至距南海神廟僅百米之遙的黃埔東路2009號,更名為廣州市黃埔化工廠?!包S埔化工”于2008年引入民營資本,改制并更名為國有控股企業廣州黃埔化工有限公司。應廣州“退二進三”的城市發展戰略,“黃埔化工”于2012年搬遷至廣西梧州,現名為梧州黃埔化工藥業有限公司,該公司占地面積50畝,年產合成樟腦3000噸、冰片800噸?,F今,“白雪牌”冰片,仍是國內外眾多醫藥護理品和特種化學品公司的供應商,如寶潔、惠氏、SSL、葛蘭素史克、北京同仁堂、廣藥集團、哈藥集團等等。

  慷慨解囊為民主,臨危受命促解放

  1947年,國民黨反動派血腥鎮壓愛國民主運動,公開迫害各民主黨派人士,為避免不必要的犧牲,民進主要領導人在中國共產黨的幫助下由上海轉移到香港。在此期間,陳秋安通過千家駒介紹,先后認識了馬敘倫、王紹鏊、許滌新、陳蘆荻等同志,并經常與各民主黨派、進步人士來往。經馬敘倫親自介紹,陳秋安于1948年初加入了中國民主促進會。據史料檔案記載,陳秋安在港期間廣泛參與愛國民主運動,慷慨解囊,為愛國民主人士在港生活和工作提供了大量經費幫助(期間還曾短暫加入過中國民主同盟,任民盟中央候補委員)。

  1948年6月26日,民進在港的理事舉行談話會,決定籌建民進港九分會,以擴大民進在港九及華南地區的影響和作用。會議推選陳秋安為召集人。在民進領導人馬敘倫、王紹鏊、徐伯昕的直接領導下,1948年8月25日,民進港九分會在香港柯布連道8號三樓(時為華南救濟會)舉行成立大會。1948年底,在中共黨組織的安排下,馬敘倫、王紹鏊離港北上參加新中國第一次政治協商會議的準備工作,民進港九分會由民進總部徐伯昕直接領導,徐伯昕翌年3月應中共之邀再度北上,分會工作改由陳秋安負責。

  當時香港局勢非常緊張,陳秋安冒著危險把港九分會成員名單和重要檔案轉移到其安化學工業社內。他密切與中共地下黨組織的聯系,在黨的領導下帶領民進港九分會配合各民主黨派開展工作。這期間,根據民進總部的指示,民進港九分會針對國民黨當局“表面似為追求美元,內幕或有重要陰謀”,在《華商報》發表了《為南京政府“改革幣制”聲明》,深刻揭露了所謂幣制改革的本質完全是“掠奪全國國民的財富”;針對國民黨獨裁政府鎮壓民主運動的罪行,民進港九分會在香港《華商報》發表了《中國民主促進會指斥南京政府迫害學生》一文,控訴了國民黨政府殘害學生的暴行并號召:“全國學生也更加堅強地團結起來,不畏強暴,粉碎獨裁者的進攻和迫害”;民進港九分會還在香港《華商報》發表了題為《民主黨派警惕國人:新“九一八”又來臨了,加緊努力爭取人民革命勝利》的文章,告誡國人:“南京獨裁政府,為要反對中國人民,保持四大家族的特殊利益,自然不惜把十七年來中國人民無限辛酸,抗戰八年來的無數頭顱,付諸東流”“一切愛國人民,如果不愿再做亡國奴,就應該更加團結起來,更堅決和人民的革命力量站在一起,共同努力奮斗爭取中國人民革命的最后勝利”。毫無疑問,港九分會代表民進在港進行的一系列宣傳有利于提高廣大民眾對國民黨獨裁政府反動本質的認識,大大增強了海內外中國人努力建設人民民主新政權的信心。

  為配合華南解放,港九分會還利用香港建中商業學校爭取進步學生和知識分子參加接管大城市的培訓。根據中共黨組織的安排,和許多進步知識分子一道,民進港九分會成員陳蘆荻、梁純夫、謝加因、胡明樹等人參加了在廣東東江大鵬灣昆侖山解放軍教導營學習,后來分別任職廣州軍管會文藝處、新聞處等部門。

  1949年2月1日,馬敘倫、王紹鏊、許廣平等發表告各地會員書,深刻揭露蔣介石獨裁政府“假和平,真內戰”的陰謀,號召大家為全部實現毛澤東的八項和平條件而奮斗。2月25日,陳秋安代表港九分會向民進總部復函,匯報了港九分會的情況,并表示會員“均能了解(真相),不受蒙蔽”。4月,民進港九分會改稱民進華南分會。10月14日廣州解放,在港的部分華南分會的理事和會員先后到達廣州,繼續以民進華南分會的名義開展工作。他們經常到利濟軒二樓和陳秋安家中聚會、組織活動,為民進在華南地區的工作作出了積極的貢獻。期間,陳秋安還動員了不少人(包括自己的兩個兒子)從香港、美國回來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后來當中的有些人錯被劃成“右派”,對陳不免有所埋怨。但陳秋安認為動員他們回來是為黨做了一件好事,不計較親友一時的誤解。

  為民進肝膽相照,顧大局持行正途

  在加入民進組織的二十年里,陳秋安深刻認識到原來憧憬的“好人政治”在中國,只有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才能實現。他經常和身邊的同志講:共產黨做事很踏實,很細心,是真正做事情的;中國共產黨是全中國人民的領導核心,中國不能沒有共產黨的領導,緊跟中共走是沒有錯的。

  從1949年3月主持民進港九分會工作至1953年2月民進廣州市分會委員會成立的近四年時間里,陳秋安是廣州民進的主要負責人。在中共華南分局和民進總部的領導下,陳秋安領導的廣州民進緊緊圍繞黨在各時期的中心工作,履行黨派職責、加強自身建設,為廣州民進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一是搭建了組織架構,配備了專職干部(范興登等年輕干部等后來成為機關的中堅力量)。二是加強了展組工作,會員人數由港九分會期間的18人發展到1952年年底的226人,初步形成了以文化教育為主界別(占64.6%)的黨派特色,一批骨干會員在多崗位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些會員包括:張瑞權(廣州市副市長)、陸向蒼(廣州市教育局局長)、李燮華(廣州市農業局局長)、陳鴻楷(廣州市衛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等政府領導和部門負責人,胡繼賢(1950年由陳秋安介紹入會,曾任第三屆廣東省政協委員)等一批大學教授,陳國勛、廖奉靈、盧元垿等一批中學校長,伍健中等一批小學校長——當時的廣州民進可謂人才濟濟。三是積極支持配合黨和政府的各項中心工作,組織會員學習《共同綱領》,發動會員積極參加“三反五反”、土地改革等運動,帶動會員踴躍捐資購買飛機、大炮,支援抗美援朝運動。 四是建立了機關聯系基層制度、專門工作組(委員會)制度和各項學習制度。

  在陳秋安的主持下,廣州民進的工作特別值得推崇的兩點:一是十分重視在各項學習會、談心會、報告會上對廣大會員進行馬克思主義理論和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學習和教育,把提高會員的思想覺悟作為首要工作任務抓實抓好;1953年年初創辦了《民進會訊》(后改為《廣州民進》)。二是重視通過批評與自我批評,提升黨派機關自身素質能力,做好黨的助手。據檔案資料記載,在1951—1952年的多次籌委會的會議上,結合當時的政治形勢,籌委會班子成員和機關工作人員展開過坦誠的批評與自我批評。為此,陳秋安率先垂范、身體力行,在民進中央秘書長許廣平同志參加的有關會議上,陳秋安連續三次深刻反省了資產階級思想殘余、工作中存在的官僚主義作風、其安化工廠經營上存在的一系列問題等,虛心接受了民進中央和與會會員的幫助和教育。廣州民進成立初始階段,工作經費十分有限,為此陳秋安參加會務活動的交通費、差旅費都是自掏腰包或是由他所在的其安化工廠里支付的,直到去世都沒有用過民進一分錢。

  1950年下半年,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協商確定重點分工,根據各個民主黨派組織成員的歷史情況,確定了各民主黨派分工活動的主要范圍和組織發展重點:民進以中小學教師和文化出版界人士為主。隨即民進中央三屆二中全會對會員發展對象和發展重心也做了明確的規定:“發展的重心應是文化、教育、科學技術工作者”。分會籌委會貫徹中共中央和民進三屆二中全會精神,提出發展組織應實行鞏固與發展相結合、質與量并重的方針,明確了發展對象應以教育、文化界,特別是以師范院校、中小學教師為主的原則。這個階段以后基本上停止了發展工商界會員。

  1952年下半年,為加快自身建設步伐,民進總部決定對廣州市分會籌委會進行“改組”,直接吸納中山大學校長許崇清入會并作為廣州民進主要負責人人選。對此,作為工商界的陳秋安正確對待并且積極配合,自己由原民進廣州市分會籌委會主任改任為副主任,承上啟下,繼續為廣州民進的改組和會務勤奮工作。1953年2月民進廣州市分會籌委會完成改組任務,正式定名為“中國民主促進會廣州市分會委員會”(1956年12月根據民進總部統一要求改為現名),許崇清為主任委員,陳秋安等為副主任委員。直至1957年,陳秋安仍然作為民進廣州市委會副主委代表市委會作《中國民主促進會廣州市第一屆委員會工作報告》。之后,根據工作需要和其在工商界的威望,陳秋安擔任了廣州市工商聯的主任委員(現稱“主席”)。1965年,76歲高齡的陳秋安仍然由廣州民進推薦被選為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而他的廣州市副市長職務一直擔任至逝世的前一年(即1968年)。

 ?。ㄗ髡咴蚊襁M廣州市第十四屆委員會專職副主委)

作者:周濟光     責任編輯:張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lo-mus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沈浪与苏若雪最新章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