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會史鉤沉

民進先輩萬景光其人其事

發布時間:2022-04-26     來源:《上海民進》2019年第2期

放大

縮小

  抗日戰爭勝利后的中國,面臨兩種命運、兩種前途的抉擇。國民黨蔣介石政府準備發動內戰消滅共產黨,推行獨裁統治。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國民黨統治區反內戰、反獨裁、要和平、求生存的愛國民主運動蓬勃發展,中國民主促進會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宣告成立的。

  在民進的創建過程中,中共地下黨組織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和影響。1945年12月30日,馬敘倫、王紹鏊分別聯系了上海文化、教育、出版、工商、金融界的進步人士,在上海愛麥虞限路中國科學社(今紹興路黃浦區明復圖書館)舉行中國民主促進會第一次會員大會,這也是民進的成立大會。成立大會簽到名單上有26人的名字,他們是:馬敘倫、王紹鏊、林漢達、周建人、徐伯昕、趙樸初、陳巳生、梅達君、嚴景耀、雷潔瓊、謝仁冰、馮少山、萬景光、曹梁廈、張紀元、柯靈、李平心、陳慧、宓逸群、劉大杰、李玄伯、馬木軒、徐徹(徐福民)、徐相任、章蟾華、胡國城。但實際到會是25人。徐相任和徐徹(即徐福民,上海中醫學院教授)是父子關系,徐徹代替父親徐相任簽了到,徐相任本人未到會。此外,在代表中,還有幾對“特殊”關系代表,如雷潔瓊、嚴景耀是夫婦,馮少山、萬景光是翁婿,馬敘倫、宓逸群是師生,等等。

  以下,根據筆者了解到的片段材料我們就來聊一期民進先輩萬景光的傳奇經歷。

  操辦香港干部培訓班

  在參加民進成立大會的人中,有三位是中共地下黨員,萬景光是其中之一。他是愛國工商業者、廣東商會會長馮少山的女婿。民進成立后不久,中共上海局派萬景光、馮修蕙(馮少山女兒)夫婦前往香港,擔任上海局香港聯絡站站長。當時,他們夫婦在香港摩利臣山道(銅鑼灣附近)開辦了“榮記”商行,并以此作為掩護,建立了聯絡站。中共上海局領導劉曉、錢瑛、劉長勝、張執一、沙文漢等曾先后到香港聯絡站指導工作。

  1948年至1949年,在萬景光的實際操辦下,中共上海局在香港開辦十余期培訓班,為解放上海培訓了百余名干部及骨干。那么,上海局為何要選在香港辦培訓班呢?這還要從當時的形勢講起。

  當時的上海,黨的各條戰線工作均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以大專院校統戰工作為例,1948年前后,在中共地下黨的領導下,上海各國立大學的學生組織起來,堅決支持由七八所國立大專院校發起而成立的自費半自費同學聯合會,派代表去南京向國民黨政府請愿,要求實行全面公費。當時復旦大學章益校長要去臺灣,經過學生自治會的勸說,最后放棄去臺。同濟大學校長夏堅白,是當時很有影響力的一位科學家。之前他對革命斗爭一直持觀望態度,后來在學生的爭取下,也向黨組織靠攏了,而且在后來的護?;顒又邪l揮了重要作用。最后全上海國立大學的校長中只有一人去了臺灣,其他的校長都留在了上海。

  工作成績雖然突出,但是短板依舊存在,最突出的問題是各區縣、各領域工作開展得不平衡,隨著任務越來越重,攤子越鋪越大,部分黨員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的政策水平亟待進一步提升。面對京滬即將解放的前途,黨在思想上和組織上的準備落后于客觀形勢的發展。所以,中共上海局決定根據工作需要進一步加強形勢教育與業務培訓,特別是如何開展中上層統戰工作的培訓。

  當時以劉曉為書記的中共上海局領導對于如何開展此次學習培訓討論研究了多次,并反復斟酌學習的地點、形式和內容。由于堅持在蔣管區工作的同志長期從事秘密地下斗爭,幾乎很少看到黨的書面指示和學習資料,在國民黨的嚴密控制下,他們也根本得不到相對集中的時間和穩定的環境進行系統的學習,劉曉覺得,如果此次還是采用臨時集會口頭傳達的方式學習,恐怕學習效果不會很好。所以,綜合各方面因素,上海局領導決定把培訓班的地點選在香港,時間相對長一些。有此考慮,一方面,香港在港英當局管治下,雖有國民黨特務頻繁活動破壞,但只要不觸及港英當局的根本利益,一般我黨的活動他們不過問,從環境來看比較安全可靠。另一方面,1947年初,萬景光已經在香港銅鑼灣設立了秘密聯絡點,目的是考慮一旦上海局領導在蔣管區形勢惡化后可以轉移至香港,現在正好這些聯絡點可以為學習培訓提供場地。

  從1948年2月至1949年初,由中共上海局組織安排去香港培訓的學員,有十余期、百余名。他們主要是來自上海工委、職委、學委、教委、警委、科技系統的黨員干部,還包括南京、武漢、西南及臺灣等地部分黨員。劉曉等上海局領導,非常重視學習班的工作,親自主持參與了其中多期,錢瑛、方方、許滌新等也來作過報告。學習班成員白天一起學習文件、討論解放及接管等諸多問題。隨著解放戰爭的順利推進,如何配合解放大軍解放上海、如何接管上海,已成為上海局必須面對的首要問題。同時,趁此難得的安定環境,各委負責人還對各系統的工作進行回顧總結,并利用晚上的間隙,寫成書面報告。1949年1月中旬,在港參加培訓來自各條線的中共上海市委負責同志結束了學習,先后回滬,領導全市人民投入迎接解放的斗爭。通過在香港的集中學習,他們認清了形勢,統一了思想,提高了認識,明確了統一戰線及其他黨的重大政策的任務要求,為里應外合,迎接解放,接管上海做好了思想上的準備。而在這其中萬景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安排人員打入臺灣

  在基本完成香港培訓班的組織工作后,1949年初,萬景光還受命擔任了中共中央華東局對臺工作委員會駐香港負責人。1949年,中共地下黨員朱楓在香港送潘漢年的副手劉人壽上船,與萬景光相遇并結識。其后,萬景光通過老同盟會會員何遂與臺灣當局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建立聯系,并派朱楓赴臺灣當交通員,與吳石傳遞情報。

  1949年11月25日,朱楓經香港乘開往臺灣基隆的客貨海輪抵臺。到臺灣后,按照預先的約定,朱楓盡快與中共臺灣工委書記蔡孝乾接上了頭,隨即又與吳石取得聯系。幾天后,朱楓按照預定的工作方案,在基隆碼頭將已經到手的一批重要情報交到了中共華東局情報部交通員手中。1950年2月,由于蔡孝乾被捕叛變,島內先后有數百名地下黨員被捕。朱楓也沒有幸免,很快被國民黨抓獲。之前聞知風聲的朱楓雖經吳石安排,已經選到了老家鎮海對面的舟山群島上,但因為無船渡海,朱楓還是沒能逃脫。被捕后朱楓決意尋死。1950年2月26日,在看守所內,朱把貼身的金鎖片和自己穿的海勃龍大衣肩襯里的金手鐲咬碎,二兩多重的金子,這位剛強的烈女子分四次混熱水吞下。吞金之痛人們可以想象,次日被看守發現時朱楓已經痛得昏迷,如此重要的人物尋死,國民黨不敢怠慢,直接派飛機把她送往臺北醫院。4件金飾殘片在朱楓胃里留了兩天,最后被醫生們以瀉藥排出,這份吞金的X光片至今還保留著。審理此案的國民黨少將谷正文后來曾留下一篇《吳石等叛亂案》,稱朱楓“此種維護重要工作、不惜犧牲個人生命之紀律與精神,誠有可取法之處”,并贊其“黨性堅強、學能優良”。

  1950年6月10日,國民黨最高當局授命組織的“特別軍事法庭”對吳石、朱楓,還有陳寶倉中將和吳石的副官聶曦上校作最后宣判,轟動臺灣。1983年6月,朱楓被追認為革命烈士。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經組織安排,萬景山先后在中央調查部、中央統戰部工作,20世紀80年代初他還曾短期來滬指導“文革”后的落實政策工作。

作者:李迅     責任編輯:張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lo-mus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沈浪与苏若雪最新章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