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會史鉤沉

黎克明:向著“燈塔”奮勇前行的民進前輩

發布時間:2022-05-05     來源:民進廣州市委會

放大

縮小

   

  黎克明(1926—2016),曾用名黎兆端,廣東省南??h人,中共黨員,民進會員,教授。就讀上海復旦大學期間在中共領導下開始從事學運工作,1948年畢業后受中共黨組織委派在華中、華南地區從事學運、接管城市工作。1952年擔任廣州市教育局秘書科秘書期間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1954—1956年就讀于中共中央高級黨校理論研究班。歷任華南師范學院(華南師范大學)政治系副主任、馬列主義教研室主任、哲學管理學研究所所長、華南師范大學副校長等職務;曾任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會常務理事、廣東哲學學會副會長、廣東陶行知研究會會長、廣東倫理學會會長、廣東管理哲學學會會長等職。主要講授《馬克思主義哲學》《科學社會主義》《領導科學》等課程,曾主編全國高等院校理工農醫專業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簡要讀本》,著有《哲學現代化叢書》和《新時期哲學》等書。曾任政協廣東省第四、五屆委員會委員,民進廣州市分會宣教委員會副主任、民進廣州市第七屆委員會委員兼宣教委員會副主任。2016年2月23日在廣州逝世。

開展進步宣傳,組織“燈塔團契”

  1945年8月抗日戰爭勝利,當時的黎克明還是復旦大學的一名19歲的大二學生。盡管出生于富裕家庭,但他深受中共地下黨組織和進步同學影響,特別是讀了毛澤東的《論聯合政府》和陳伯達的《評〈中國之命運〉》兩本書之后,建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和富強的新國家”的時代召喚,使他的思想發生了深刻變化,從此他堅定地站到了中共一邊,成為一名中共黨組織領導下的“上海學聯”的骨干成員。

  1946年6月23日,“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發起反對內戰的宣傳活動,并推派和平請愿團代表赴南京向國民政府請愿。前夜,由于地點幽靜便于保密,上海地下學聯的十幾名學生來到黎克明家里趕印第二天的宣傳材料,大家刻蠟板、搖滾筒油印機,流水作業,換人不停機,直到天亮才完成任務。不顧通宵工作的疲憊,第二天一早大家就去參加游行。

  根據中共黨組織的指示,黎克明以“聯絡員”的身份聯系上海各大學生團體,成立了一個名為“燈塔團契”的學生組織。取名“團契”,表示是與基督教有關的學生團體,不會引起國民黨當局注意?!盁羲F契”將革命歌曲《你是燈塔》中的歌詞“偉大的中國共產黨,你就是舵手,你就是燈塔”作為核心口號,以“要民主,反內戰,反獨裁”為中心,宣傳愛國思想和中共主張。其具體工作主要是先刻印革命歌曲形成宣傳單張,再以歌詠活動、文藝晚會等形式組織廣大同學參加,邀請中國共產黨人和民主人士作報告。當時在上海的民主人士沈鈞儒、馬敘倫、王紹鏊、林漢達等都參加過黎克明組織的“燈塔團契”,他們的演講深受廣大愛國學生的歡迎。為躲避國民黨軍警的阻撓和破壞,文藝晚會一般都是事先準備好幾個樂器演奏曲子,到警察局取得“演出證”,應付現場檢查,等軍警不耐煩離場后再進入活動正題。為了保衛到場民主人士的安全,黎克明安排由之江、東吳、圣約翰等校一些同學擔任糾察。

  通過“燈塔團契”,愛國進步學生的力量更加壯大了,很多學生由于參加“燈塔團契”加入了中共黨組織和民盟、民進等進步組織,為愛國民主運動培養、輸送了一批優秀人才。

開辦黃河書店,傳播進步思想

  1946年7月初,國共談判期間,為適應宣傳形勢,黎克明、陳潤榮等進步青年,與中共中央機關刊物《群眾》雜志社李翊俊等工作人員商議后,利用陳潤榮的哥哥在黃河路閑置的鋪面,幾位同學自籌資金幾百萬元偽法幣(每股10萬元)開辦黃河書店,傳播進步思想。書店主要出售《群眾》《解放》等進步書刊。黎克明在書店分工負責出版工作。不到一年間,黎克明經手編輯出版、由上海地下學聯交來的書稿就有5本,分別是《黃河大合唱》《學什么》《怎么學》《向群眾學習》和《美國兵滾出去》。一時間,黃河書店成為與上海生活書店、開明書店、華夏書店、光明書局等齊名的上海出版界的一顆新星。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非常支持開辦黃河書店,于7月24日親筆題詩一首,以“切菜”為喻,勉勵幾位學生知行合一、學用一致:“讀書如用刀,不快便需磨;呆磨不切菜,何以見婆婆”。翌日上午陶行知因長期勞累過度,不幸逝世,此詩成為先生絕筆。

  上海地下學聯的同志向黎克明透露,上海蘇聯駐華商務代表處藏有大量莫斯科版中文書籍,但他們鐵門緊鎖,深居簡出,避免同中共組織發生關系。黎克明設法找到了一位在代表處工作的姓蔣的華人幫忙,以黃河書店的名義,將上千公斤的蘇聯中文圖書(其中包括精裝紅皮面《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兩卷本和精裝藍皮面的《列寧選集》兩卷本)押運至香港,再由中共領導的香港新民主出版社對外銷售。與此同時,他們還換回大量香港新民主出版社發行的《群眾》周刊以及《資本論》《少年毛澤東》書籍在黃河書店出售,同時也獲得不少出版經費。

  1947年國共談判破裂,局勢已是十分緊張。全國學聯交給上海地下學聯一個緊急任務,要印1000本關于全國大城市學生抗議北平美軍強暴中國女大學生沈崇而掀起的抗暴運動的實錄,名叫《美國兵滾出去》。因白色恐怖下上海大多數印刷廠都被國民黨當局控制和監視,黎克明只好向中共中央機關刊物《群眾》雜志社的信昌印刷廠求援。這時《群眾》雜志也正準備從上海撤往香港,該廠負責人蔣忠流還是下定決心辦成此事。為防備國民黨特務抓到證據從而污蔑中共直接指揮全國學生運動,印刷廠動員全廠職工連續工作三個通宵,搶排、搶校、搶印此書,黎克明也是三個通宵駐廠校對,第四天一早,租好交通工具迅速運走發行。而此項工作信昌印刷廠分文未收。

不畏艱險為黨從事秘密宣傳、學運和接管城市工作

  從1947年初起,上海的進步書店經常受國民黨特務騷擾,黃河書店被迫停業。1947年秋,上海地下學聯一位負責同志找到黎克明,指出自從《群眾》雜志撤退去香港出版發行之后,上海進步同學看不到《群眾》雜志,對當前形勢和任務不能像以前那樣做出明確判斷,影響了群眾工作的開展。他要求黎克明利用同香港新民主出版社經理吳仲的關系,幫助解決這個難題。黎克明立即去信吳仲,不久吳仲來信告知:《群眾》雜志社已答應每期免費加印1000本薄打字紙《群眾》雜志交給吳仲。當時國民黨特務對宣傳品的檢查十分嚴格,這1000本《群眾》雜志如何安全運抵上海發行呢?

中共中央機關刊物《群眾》周刊

  在上海地下學聯的安排下,黎克明化名“七少爺”與在上海郵政總局任科長的唐弢(著名作家、魯迅研究學者)取得聯系,利用地下黨員李家齊負責的“寄存待領”業務的便利條件,從香港發運的《群眾》雜志等進步書刊只寫“上海郵政總局寄存待領處收”,不用寫收件人的真實姓名和地址,按郵局規定憑發貨單副頁對上號,就可以領走郵包。李家齊告訴黎克明,“你來領取郵包之前先在門口玻璃窗上看我辦公柜臺上的煙斗,如果朝天花板正放就表明安全;如果煙斗打側則表明出了事,你就不要進門,立刻離去”。就這樣,黎克明連續多次安全地領取到郵包,交給地下學聯的兩位負責人,留少量給原黃河書店經理陳潤榮,供應進步出版界人士。直到一次去寄存待領處,發現煙斗側放,黎克明連忙離開并立即寫信通知吳仲停寄郵包。事后唐弢告訴黎克明,郵包已被國民黨特務駐上海郵政總局的人員發現,并布置了特務到寄存待領處埋伏等候提貨人。

上海郵政大樓(郵政博物館)現狀

  國民黨特務守株待兔落空后,轉而在各處搜查《群眾》雜志,1948年9月在上海利群書報發行所一位職員身上發現,由此追查到原黃河書店經理陳潤榮。特務們就在黃河書店布下陷阱,對來書店的人,來一個捉一個,案件不斷擴大,先后被拘捕的民主進步人士達200余人,其中多人受盡酷刑甚至遇難。這就是著名的“上海利群書報案”。黃河書店一名小學徒到監獄送飯給陳潤榮,帶回陳寫黎克明的小字條,暗示他立即離開。黎克明隨即被地下黨安排在蘇州一間空置的宅院躲藏,等候地下交通員帶他到解放區。后來才知道,一批特務半夜包圍黎家,聲稱要捉拿所謂“中共要員”,他們來遲一步撲了空。

  1948年10月,黎克明等四位大學生在地下交通員帶領下到達湖北江漢解放區,隨即在天(門)漢(川)縣委城工部領導下集合了20多位大學生,組成學生工作隊(黎任隊長),在各個縣屬中學,與中學生聯歡,講解放戰爭大好形勢,動員中學生參加革命隊伍。到了1949年大年初二,江漢軍區城工部長蔡書彬(新中國成立后任湖北省政協副主席)親自找黎克明談話:“交通員帶來了上海地下黨對你的口頭鑒定,認為你經歷了嚴格考驗,已經具備共產黨員的條件,如果你自愿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我愿意做你的入黨介紹人?!碑斃杩嗣鞅硎玖俗栽干暾埡?,蔡樹彬立即宣布:你從今天(1949年2月3日)起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一名候補黨員,按黨章規定候補期一年。隨后,蔡書彬向黎克明傳達一個中央文件,大意是城工部的主要任務是為即將解放的大中城市培養大批知識分子干部參加接管工作。因此學生工作隊凡在南方大中城市有親戚可以立足的,一律南下。黎克明有一堂姐在廣州任中學體育教師,可以立足,遂服從組織分配南下。蔡書彬宣布了黎克明的秘密中共黨員代碼,為他領了偽造的身份證件,發給他50個銀元的經費,由交通員率領穿過封鎖線,經粵漢鐵路到達廣州。

  當時的廣州尚未解放,黎克明輾轉香港找到中共華南分局文教組長周而復(新中國成立后任文化部副部長)。周而復告訴他,三周內廣州地下黨組織部會派人同你接上黨的關系。二十天后,黎克明成為廣州地下黨組織聯系的黨員,經人介紹進入廣州青年會少年部任義務干事。此間,黎克明接觸了許多廣州青年會開辦的民校、小學、夜校中任課的青年教師,宣傳黨的政策,了解思想動態,開展迎接廣州解放的準備工作。1949年10月14日廣州解放后,黎克明由黨組織安排到廣州市教育局報到,參加接管學校工作。

堅持“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致力解放思想

  1978年4月下旬,黎克明在北京參加中國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召開的全國哲學討論會。期間,正值中央黨校、《光明日報》的理論研究部門討論、修改南京大學政治系副主任胡福明起草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篇重要文章。黎克明恰好和胡福明同住一室。他以敏感政治嗅覺和高度理論勇氣,堅定支持了胡福明等人,指出“兩個凡是”違背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不是馬克思主義的。在文章修改的最后關鍵時刻,黎克明對胡福明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句話是1963年毛主席最先提出的,馬克思、恩格斯的一系列論述中也是堅持實踐觀點的。不要怕,你如果為此坐牢,我給你送飯!”

1980年10月17日黎克明給廣州民進會員做政治報告

  文章在《光明日報》發表后,在全國范圍內引起強烈反響,引發了一場關于真理標準的大討論,為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了理論準備,對于端正思想路線,糾正長期存在的個人崇拜和教條主義具有重大和深遠的意義。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后,黎克明深受鼓舞,這一時期他夜以繼日不知疲倦地工作,主編了作為高校教材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簡要讀本》,為適應改革開放的新形勢,拓寬理論視野,他主編和撰寫了《哲學現代化叢書》和《新時期哲學》等書。作為民進會員、市委委員和宣教委員會副主任,黎克明多次在形勢報告會、宣講會上主講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時代理念和改革開放的新形勢。會史資料記載:1980年10月17日下午,市委會舉行學習全國五屆人大、政協三次會議精神報告會,黎克明主講,聽講者共500多人。1981年2月14日在市僑聯禮堂舉行國內形勢報告會,黎克明主講,到會的有400多人。1982年2月21日下午市委會舉行報告會,黎克明作學習《政府工作報告》輔導報告,參加報告會的有會員及所聯系群眾300多人。1982年10月8日下午省籌委會和廣州市委會在廣東科學館聯合舉行學習中共十二大會議文件宣講會,黎克明主講,參加聽講的會員及所聯系群眾共830多人。

  晚年的黎克明在一篇自述中曾這樣說:當年我和大批革命青年一樣,不為名利、不畏艱險、勇往直前的工作動力是什么?就是當時進步青年學生經常低聲齊唱的那首革命歌曲“你是燈塔,照耀著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指引著航行的方向。偉大的中國共產黨,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

 ?。ㄗ髡咴蚊襁M廣州市第十四屆委員會專職副主委)

作者:周濟光       責任編輯:張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lo-mus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沈浪与苏若雪最新章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