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名人軼事

鄭振鐸歐行日記(摘錄之四)

發布時間:2022-05-05     來源:《歐行日記》

放大

縮小

  六月十一日

  早起,船簸動得很利害。初以為大風將起之話應驗了,然甲板上仍陽光煌亮,毫無風雨之象。僅浪頭很大,水花時時潑得滿甲板上都是。有好些人被潑得一身都是水。因此,甲板上的人大喊。艙中圓洞已閉上了;不閉上,恐水將入房。下午,很無聊,仍一人入艙,躺在床上。朦朧的將入睡時,晚餐的鈴聲響了。飲食如常,毫不暈船。餐后,與袁君及學昭女士在甲板上談著,一個最和藹的法軍官也同在。他們都唱著歌,月亮仍很明亮的曬照在天空。那是一個很愉快的晚上。昨天所恐懼的風浪,竟如此美好的平安的過去了!

  六月十二日

  天氣很好。起得很早。昨夜,曾中夜醒來一次;輾轉不得入眠。太陽很光亮。在甲板上遇到由頭等艙禮拜堂下來的穿白色制服的軍官,方才知道今天是星期日!仍有水花濺到甲板上。船這幾天走得很慢,昨午至今午,僅走了二百五十八哩,真是未有之慢!上午,看《愛的教育》,很感動,幾乎哭了出來。午飯后即看畢。寫了好幾封信,其中有一信是給此書的譯者夏丏尊君的。海上又見了許多飛滑的小魚;然因浪頭太高大;已飛滑得不遠,沒有在中國海所見的那末美觀。晚上月亮仍很光明。無心賞月,八時即下艙去睡。甲板上談得最高興的是我同房的葡萄牙水兵,他不大懂話,則以手勢出之,甚可笑!他說,過此,風浪是沒有了。

  六月十三日

  六時起床,天氣甚熱。風浪完全息下,僅有細碎的水紋在海面皺蕩著。想不到印度洋也會有如此風平浪靜的時候。這與前數日——昨日也還如此——船頭白浪嘩嘩,時時潑到甲板上,而丈余的白浪花在船的左右時時掀起者完全不同。然船雖平穩,大家卻又以海水太平靜,無美壯的白花可觀為憾!船的左面已見陸地。聽說是非洲的某處。上午寫了一篇《大佛寺》,昨日已寫了一點,今日把他寫畢了。又寫了兩封信。倚在船欄看浪花,乳白色的,細如噴泉的,飛濺在船邊,海水是瑩藍的,朝陽斜射過去,海面上的水珠不禁的形成了一道虹,與天上的虹一樣而小,真是具體而微者;這道虹跟了船同走,我看得呆了,不忍立時走開,連太陽曬在身上也不覺得。

  下午,天氣極熱,連海風也是燙人的,吹在身上,并不怎么舒適。我們知道這些地方必將較赤道下的新加坡為更熱。洗了一個澡,略覺清爽。旁晚時,將圓的月亮由左舷海天相接處升起;海水成了銀白色的一大道,在月光中微蕩著,如一只絕大的電燈光,照在湖濱的灰面。移椅于船旁,躺著不動;全身浴于月光之中,而整個的月盤,全在眼底。左右是語聲笑聲,但于我是朦朧的若發自隔墻,我是完全沉入靜思中了。漸漸的微睡著。要不是魏君喚醒了我下去睡,真的要在月下睡個整夜了。

  六月十四日

  很早的約在六點鐘,便到了亞丁。船停在離岸很近的海中,并不靠岸。地面上很清靜,并沒有幾只船停泊著。亞丁給我們的第一個印象便是赤裸的奇形的黃色山。一點樹木也不見,那山形真是奇異可詫,如刀如劍,如門戶,如大屏風的列在這阿剌伯的海濱,使我們立刻起了一種不習見的詭偉之感。山前是好些土爾其式的房子,那式樣也是不習見的。我們以前所見的所經過的地方,不是中國式的,便是半西式的,都不“觸眼”,僅科侖布帶些印度風味,為我們所少見。如今卻觸目都是新奇的東西了,我們是到了“神秘的近東”了。亞丁給我們的第二個印象便是海鷗,那灰翼白腹的海鷗;說是在海上旅行了將一月,海鷗還沒有一只。如今第一次見到了他們,是如何的高興呀!那海鷗,灰翼而略鑲以白邊,白白的肚皮,如鉤而可愛的灰色嘴,玲瓏而俊健的在海面上飛著。那海鷗,他們并不畏人,盡在船的左右前后飛著,有的很大,如我們那里的大鷹,有的很小,使我們見了會可憐他的纖弱。有時,飛得那末近,幾乎我們的手伸出船欄外便可以觸到他們。海水是那樣的綠,簡直是我們的春湖,微風吹著,那水紋真是細呀細呀,細得如綠裙上織的紋,細得如小池塘中的小鴨子跳下水時所漾起的圓波。幾只,十幾只的海鷗停在這柔綠的水面上了。我把葡萄牙水兵的望遠鏡借來一看,圓圓的一道柔水,上面停著三五只水鳥,那是我們那里所常見的,在春日,在闊寬的河道上,在方方的池塘上,便常停有這末樣的幾只鴨子。阿,春日的江南;阿,我們的故鄉;只可惜沒有幾株垂楊懸在水面上呀!然而已足夠勾動我們的鄉思,鄉思了!我持了望遠鏡,望了又望;故鄉的景色呀,那忍一望便拋下!

  吃了飯后,我們便要到岸上去游歷;去的還是我,魏和徐三人。踏到梯邊時,上梯來的是一批清早便上岸的同船者。我們即坐了他們來的汽船去。每人船費五佛郎,而我們的Athos離岸不到二三十丈,船費可謂貴矣!一上陸岸,那太陽光立刻逞盡了他的威風;我們在黃色的馬路上走著,直如走到燒著一萬噸煤的機關間。臉上頭上背上手上立刻都是濕汗。我們要找咖啡店,急切又沒有。走了好多路,我們才走進了一家又賣飯,又賣冷食,又賣雜貨的小店,吃了三杯檸檬水,真是甜露不啻!走過海邊公園,那綠色樹木,細瘦憔悴得可憐,枝頭與葉尖都垂頭喪氣的掛下,疏朗朗的樹木毫無生氣,還不如沒有的好。走到一處山巖下,那巖石是如燒殘的煤屑凝集而成,又似松碎,又不美偉。要通過一道山洞才是亞丁內地。然我們沒有去。我們走回頭,買了些照相膠片,又吃了三杯檸檬水??磮?,知道蔣軍已離天津三百五十英里,各國都忙著調兵去。剛剛下樓,半帶涼意,半帶高興,而一個黑小孩叫道:“船開了!”我們不相信。Athos明顯的停在海面上。幾個賣雜貨戴紅氈帽的阿拉伯人匆匆歸去,又叫道:“船快開了!”我們方才著忙,匆促無比的走著,心里只怕真的船要開走了。好在這緊張的心,到了碼頭上便寧定了。依舊花了十五個佛郎,雇了一只小汽船上了Athos。果然,上船不到二十分,汽笛便嗚嗚的響了?!鞍?,好險呀!”我們同聲的叫著。假如我們還相信前天的布告,說船下午四點開,而放膽的坐了汽車到內地去游歷時,我們便將留在亞丁,留在這苦熱而生疏的亞丁了!啊,我們好幸呀!船緩緩的走著,一群海鷗,時而在前,時而在后,追逐著船而飛翔。他們是那樣的迅俊伶俐:剛與船并飛,雙翼凝定在空中而可與船的速率相等,一瞬眼間而他們又斜斜的轉了一個灣,群飛到船尾去了。不久,他們又一雙一只的飛過我們而到了船頭了。啊,多情的海鷗呀,你們將追送我們這些遠客到那里呢?夜漸漸的黑了,月亮大金盤似的升起于東方,西方是小而精悍的“晚天曉”(星名)?!敖褚故鞘逡寡健?,學昭女士說;啊,這十五夜的圓月!

  “抬頭見明月,低頭思故鄉”。

  依然是全身浴在月光中,依然是嗡嗡的語聲笑聲,而又夾以唱聲,而離人的情懷是如何的凄楚呀!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如今是萬里,萬里之外??!雖然甲板上滿是人,我只是一個人似的獨自躺在椅上,獨自沈思著。啊,更有誰如我似的情懷惡劣呀!文雅長身的軍官說:“我到巴黎車站時,我的妻將來接我?!狈逝值钠咸蜒捞f:“再隔十五天到李土奔了,Jim可見他的爹爹了?!睂W昭女士屈指想道:“不知春臺是四號走還是十八號走?”翩翩年少的徐先生說:“巴黎有那末多的美女郎;法國軍官教了我一個法子,只要呼嘯了一聲,便可以夾她在臂下同走了?!卑?,他們是在歸途中!他們是在幸福的甜夢中!我呢?!我呢?!月是分外的圓,滿海面都是銀白色的光;我又微微的欲入睡了;不如下艙去吧!艙下,夜是黑漆漆的;若有若無的銀光又在窗外蕩漾著。唉!夜是十五夜,月是一般圓,我準備著一夜的甜夢,而誰知:

  “和夢也新來不做”。

作者:鄭振鐸     責任編輯:張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lo-mus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沈浪与苏若雪最新章节更新